食色ios视频下载

北冥傲一阵唏嘘道:“我只知道他出入天庭任何地方都如无人之境,最后纵容离去!”

凌冽明白了,或许他父亲并没有像燕锋那样在圣城大打出手,不过一句无人之境,纵容离去,足以证明圣城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根本没人能挡得住他。

不过这令他奇怪的是,凌战既然能够在圣城来去自如,又是专为追查龙族之事而来,为何最后却无故离开了?

他不相信凌战查不到天牢,难道他就任由众龙族的尸身在那里而不管,甚至不继续追查呢?

但是他相信燕锋跟凌战一定有所洞悉,之所以不追究是有别的用意。

“哈哈哈……”

就在这时,一阵爽朗的大笑声凭空响起,凌冽顿时心里一惊,这是至尊强者的气息,而且一来就是两个。

“不需要担心。”北冥傲道。

一个面色红润的白发老者协同一个中年美妇出现在了凌冽的眼前。

北冥傲介绍白发老者道:“这是中圣王中震天。”

没想到这个老者竟然就是五大圣王之首,中王城的主宰者圣王中震天!

中震天身上的气息浩荡无际,但凌冽感受不到敌意,立即躬身行礼,道:“晚辈拜见中前辈!”

咖啡馆里长发美眉静静等候

中震天目光直视凌冽,点头赞许道:“燕锋那小子教徒弟还真有一手,如果不是怕打不过他,还真想抢过来!”

一旁的中年美妇翻着白眼道:“得了吧,抢了那么多徒弟,没见一个有出息的,跟了,再好的苗子也白瞎。”

中震天一瞪眼道:“老太婆,存心揭我短儿是不是?”

中年美妇顿时大怒,道:“个老东西,敢叫我老太婆?老娘哪里老了?明明是貌若天仙,哪儿像,满脸的褶子,老梆子一个,我看没几天活头儿了!”

“老太婆,太过分了,别以为是女人我就不敢揍!”中震天脸红脖子粗道。

北冥傲黑着脸道:“行了,这里有晚辈在场,不嫌丢脸吗?”

“就是,这里有小帅哥,老娘才没有心情跟个老东西斗嘴。”

中年美妇转过身,扭动着水蛇般的腰肢来到凌冽的跟前,目露媚光,伸出纤细的手指滑动着凌冽的肩膀,嗲声道:“小弟弟,跟姐姐走吧,姐姐那里美女如云,保证让如同到了人间仙境!”

中年美妇的手指碰触到凌冽,感觉就像是触电一样,瞬间令他灵台一阵迷失,欲望丛生。

他下意识的想要点头答应跟中年美妇离开,可是突然心神一震,心里大叫不好,这竟然是迷幻魔音,差点儿迷惑了他的心智。

凌冽慌忙后退一步,低头恭敬道:“晚辈拜见前辈。”

在场三位至尊顿时都是一愣,显然对凌冽的表现极为感到意外。

“哈哈哈……”

中震天不禁大笑起来,道:“老太婆,看来的天魔幻音越来越退步了啊,一个小娃娃就轻易破了。”

原来,中年美妇刚才所用的竟然是魔门的天魔幻音,如果心志不坚,就会被迷惑心智,如痴如醉,犹如行尸走肉的一般被操控。

至尊之下,一旦遇上天魔幻音根本就无法逃脱,即便是心志坚毅者想要逃脱也需要一段时间,而凌冽竟然从一开始就清醒了过来。

这怎么能不令他们三人如此惊愕?

“这位是东王城的东方不破!”北冥傲向凌冽介绍中年美妇。

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竟然叫东方不破。

凌冽没想到东王村的圣王竟然会是一个女子,不过既然是至尊强者就有这个资格,而且她身怀魔门玄功,可能还更加难缠一些。

“晚辈见过东方前辈。”凌冽恭敬道。

东方不破一脸的不爽,凶神恶煞道:“免了吧,一见面就让我吃瘪,要不是看在师傅的面子上,非揍一顿屁股不可!”

众人坐下之后,中震天脸色一阵凝重道:“没想到圣城的形势已经变的如此严重了,那几个家伙把天庭搞的乌烟瘴气也就算了,现在都波及到五大王城了!”

东方不破却冷哼一声,道:“还有脸说?身为五大王城之首,难辞其咎!”

中震天蔫着鼻子讪讪道:“我这不是在想办法解决嘛。”

“现在解决不嫌晚了点儿?眼前的局势,已经让五大王城一份为三了,依我看,甚至有一天还要倒戈相向,到时候圣城分崩离析,看怎么跟圣君交代!”东方不破冷脸道。

圣城分为两个板块,天庭掌管权力核心,控制大局,五大王城则是圣城的臂膀,负责城民生以及总体运作。

相辅相成,却又相互不加以干涉!

然而自从圣君闭关之后,天庭开始特立独行,对权力的欲望越来越膨胀,甚至开始将手伸到了五大王城!

如今表面上看,五大王城还是以中王城为首,但很明显南王城已经与五大王城渐行渐远,至于西王城一副与世无争的姿态,对什么事情貌似都不感兴趣,可谁都不知道西圣王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心思。

本来铁桶一块的五大王城现在等同于一份为三,再难一条心!

如今圣君不在,圣城出现这样的分歧,可是极为危险的事情。

说到这里中震天突然笑眯眯的向凌冽道:“小子,咱们商量一件事,要不做我干儿子吧?这应该就不算跟燕锋争了!”

“滚,要是有这么个龌龊的干爹,那真是到八辈子血霉了。”

东方不破瞪了中震天一眼,然后笑嘻嘻看着凌冽道:“凌冽啊,我看年纪也不小了,一定还没媳妇儿吧?我给介绍几个,也不要谢媒了,拜我当干娘就行啦。”

被两人直勾勾的盯着,凌冽浑身直哆嗦,不是在说圣城的大事吗?干嘛都盯着我看?

见凌冽不吭声,东方不破立即瞪眼道:“小子,老娘能看上是的福气,别不知道好歹!”

凌冽立即道:“前辈,不是晚辈不知道好歹,只不过这种事情总得让我问问我妈吧?”

以前他也有拜干爹干娘,不过那是亲生父母不在的情况下,现在父母都在,自然要询问一下了。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