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芽plusapp官方免费下载

“得,你能言善辩,说的有理行了吧?大义的帽子都扣下来了?我要是不护着你,那就是该被千刀万剐的恶贼了是吧?有你的!

放心就是,有我在这呢,他即便翻脸也伤不到你。”

狗道友到底是说了句人话。

我赶忙谢了一声,敲定了这事。

搞定了难缠的狗客卿,淡漠的看向大长老。

这老女人咬紧银牙,到底是下定了决心。

“噗通!”

她双膝落地,对着我恭敬叩拜三次,抬头,貌似真挚的说:“大幻魔岭大长老,恭迎二代祖师法驾莅临。”

我淡淡的笑了。

故意没吱声的晾了对方十几秒,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才淡淡的吩咐她起身。

二长老忍着憋屈和怒意站起来,但等她站直之后,所有负面情绪都消失了,心理调节速度之快再度让我吃惊。

两个老家伙在大幻魔岭中屹立不倒多年不是偶然,武力盖世是根本,但心智城府远超同级法师,厉害的让人胆寒!

高清清纯又性感的美女图片

能屈能伸大丈夫这话谁都会说,那是因为没有临到自家头上,真落到己身上了,有几人能做到能屈能伸?

我眼前的这两位都是这种人。

和这样的大枭雄打交道,说实话,我心底一阵阵的发寒,要不是身上有狗客卿镇场子,都快要端不住了。

距离的太近了,他俩要是暴起发难,我可能都没有机会启动振幅禁术,直接就被重伤或是制服了,总之,后果相当不妙。

眼下的情形是,只有他俩知晓我是祖师爷。

假设说,他俩暗中传音交流达成协议,突然翻脸动手将我制住,然后用各种酷刑迫使我交出秘法来,那可就坏菜了!

这也是我始终带着大骨架黑狗在身上的原因。

真要是出现那种场面,至少它能保证我有反击之力,要不然的话,我才不会置身险地呢。

此等底牌他俩当然不晓得,所以在他们的眼中,我就是个随时可以被摆平的货。

这是我故意营造出的氛围,就是想试探一下两人的心性,已经送上门来且证明了自家祖师爷的身份,最重要的是,会诸多绝学的最后一重心法,端看他俩怎样选择?

“如果这两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欺师灭祖,得,那真就不能共事!”

心中过着这念头,示意大长老侍立到一旁去,转身看向他俩说:“目前只有你两人知晓我的身份,岭主那里还没说,一会告知于他就是。

但我的打算是只让你们三个知道就好,其他人就不需要知道这些隐秘了,你们能帮本座保密吗?”

“祖师有命,吾等岂敢不从?就如祖师所愿,吾等一定守口如瓶。”

两人交换了眼色,大竹竿很是恭敬的回应。

大长老跟着附和,表示自己的嘴巴严实的很。

“那方才提及的计划……?”

我试探的问。

“祖师正式下令的话,我们愿意执行,毕竟,大幻魔岭本就是祖师们辛苦建立的,它该走向何方,端看祖师意志。”

大长老沉吟片刻,给出这份回答。

大竹竿似乎有些不同的意见,但张嘴数次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这就是默认我的权限了。

说白了,他俩愿赋予我一定的权限,以此换取绝顶心法的最后一重。

人嘛,关键时刻都是自私的!

理解了这点,就能明白他俩为何如此选择。

彼此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不用宣之于口,早就心知肚明了。

静静的看了他俩半响,忽然问:“为何不动手?”

这话问的没头没尾,但我知道他俩知晓话中深意。

大长老淡眉一跳,沉声说:“祖师说笑了,对你出手那就是欺师灭祖了,我们是邪派不假,但尊师重道绝不含糊。”

“就是,就是。”大竹竿急急附和,像是变成了应声虫。

“本座命你俩说真话。”我冷笑一声,脸一板。

两人就是一怔。

二长老低头沉默片刻后,忽然抬头,认真的说:“真话是,我们知晓祖师的硬脾气,纵观以往你的经历和事件,不管敌人多强、形式多危险,哪怕下一刻会身死当场,你都不曾低过头。

刚硬性情就摆在那里,如果翻脸动手擒住你,那可能会徒劳无功,根本没法撬开你的嘴,一但有所闪失,就永远失去了接触最高心法的机会。

反过来讲,不如顺着做事,哄得好了,你一高兴,东西不就来了吗?

这两套方案,前者的成功几率只有三成,后者却有七成,所以,吾等选择后者。”

他很是爽快的说完这话,眼神平和的看着我。

“去的!”

我心头大骂一声,还有啥不懂的,就在先前,他俩暗中传音交流过了,分析过利弊后才做出了决定,好嘛,就知道两个老古董阴险,果然,他们起过坏心思。

“你们眼里真有祖师吗?”我质问。

“说实话,没有。”

大长老很是平静的回答。

“那你先前跪拜做啥?”

我没好气的盯着她。

“你手上有我想要的东西,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不得不暂时低头。”

大长老很是利索的给了一句。

我伸手点了点他俩的脸,忽然,笑了。

他俩也笑了。

“那好,咱们就不玩虚的了,权且当成一份交易吧。

从此刻起,你们听本座调度,每隔上一个月,本座解封一本典籍,我当初一共封印了十几本,大概也就是一年多的时间,你俩就能如愿以偿的得到所有心法了。

附加条款一条,在秘典部解封之后的百年时间内,不得与我为敌,但一年多之后,你们可不再听我调度了,那时候的我也没有东西和你们做交易了。

以上,如果同意,得血书发誓。”

我收起笑容,搬出大幻魔岭故老相传的手段来,血书立誓。

“不愧是祖师,做事滴水不漏、面面俱到,但我不明白的是,为何不可为敌的时限是百年,百年之后,我们岂不是可以对你动手了?”

二长老阴测测一笑,忽然这么一问。

“因为那个时间之后,我笃信自己不惧任何人,包括你俩。”

我淡淡的回答,但强大的自信心彰显无疑。

“豪,真是豪横!祖师,这份血书本座写就是了。”

二长老挑起大拇指赞了一嗓子。

“本座附议。”

大长老表示认同。

至此,谈判算是有了个圆满结果。

至于以后会如何发展?端看个人造化了,我要求的只是未来一年多的时间,大幻魔岭得听话。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