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是香蕉的意思

越往北走,道路两边的石灰岩山就越多

查尔斯看到之后松了一口气,石灰岩山体意味着溶洞多,有溶洞就意味着有可靠的休息的地方。

傍晚时分,查尔斯选中了一处半山腰的溶洞作为过夜的地方。

只是山坡有点陡峭,查尔斯不得不把两匹马给使劲的拉上去。

索菲亚看到之后来到了马鞍边上,帮着出力拉马。

这处溶洞半个篮球场大小,四、五米高,顶上有不少钟乳石,地上的石笋有遭到破坏的痕迹,中间有石头围成的火塘,火塘里有木炭,旁边有几块用来当椅子的石头,显然有人来这里休息过。

溶洞里滴滴答答的,不少山体里面的水从顶上流下,好在中间那里不受影响。

查尔斯拴好了马,从驼行礼的马的马背上往木桶里倒了一些精饲料来喂马。

接着他取下铲子在角落里挖了个坑,又想办法围上了一块布挡住。

索菲亚好奇地看着查尔斯的一举一动,结果查尔斯折腾好了之后对她说道:“如果你要方便的话就在那里方便,卫生纸在我背包的侧袋里面,我去外面砍些柴火。”

这下子索菲亚的脸红了起来,在查尔斯离开后她才蹭蹭蹭地跑到查尔斯的背包旁拿了卫生纸后再跑到布帘的后面。

半个小时后,查尔斯一手提着一大摞刚砍下来的木材,一手抓着一只活着的史莱姆走了进来。

红衣清纯少女户外野餐优雅气质美图

只是他刚一走进溶洞就看到索菲亚坐在石头上,把脸埋在膝盖上,正不停地抽泣。

查尔斯先是把那只史莱姆扔进厕所的坑里面,然后一边在火塘里生火,一边问坐在他对面的索菲亚:“怎么了,以为我扔下你自己跑了?”

索菲亚抬起头来,脸上满是泪水,她先是摇摇头,然后又红着脸点了点头。

查尔斯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次的事情肯定把小姑娘给吓坏了,现在回过神来不慌才怪。

一个十来岁的娇生惯养的小姑娘,毫无准备之下遇到中毒、死人和差点被侮辱这种事,不留下心理阴影是不可能的。

或许一开始她还能凭着一口气硬撑,一口气过了脆弱的内心就暴露出来了。

就像当年的琳达,一开始就被雷德金公爵给吓得不知所措。要不是有戴安娜帮她,她会一直生活在那片阴影之中。

刚砍回来的柴还有不少水分,点燃后冒出了浓浓的白烟,更别说查尔斯往里面扔了一些草,让那烟有点呛人。

查尔斯拉着索菲亚的袖子来到了洞口,一边拿手绢帮她擦脸一边轻声对她说道:“先熏一下虫子,等下我们再进去。”

“接下来的事你也不要担心,有我在没意外会发生。”

索菲亚红着脸默默地点了点头。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查尔斯啃着半只烤兔子,坐在篝火对面的索菲亚正小心翼翼地吃着兔子腿。

她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这样直接用手抓着食物吃,今天她一天没吃东西,饥饿之下觉得这只洒了一些盐的兔子十分的美味。

查尔斯吃完了兔子,又接了溶洞里流下来的水喂了马,然后开始搭帐篷给索菲亚休息。

吃饱了的索菲亚用查尔斯烧的热水洗了洗手后钻进了帐篷,查尔斯则在外边守夜。

躺在帐篷里的索菲娜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虽然查尔斯给她垫上了她以往所用的又厚又柔软的垫子,还专门带上了她的枕头。

回忆起这二十四小时里发生的事情,索菲亚就不禁地浑身颤抖。

从小到大一直在照顾自己的女仆背叛了,同样一直以来保护着自己的骑士长在自己的面前杀死了其他四位骑士,还想借机侮辱自己。

最让她受不了的,就是这一切都是一直疼爱着自己的叔叔所指使的。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身边的任何人都不能相信,所有的人都是反贼。

当时她还有想过,那个胖得像猪一样,整天巴结自己的皮特兰是不是反贼中的一员。

只有那位玛丽亚大人,曾身为圣女的她才是自己可以信任的人。

然而,玛丽亚大人向她推荐了那个做菜很好吃的查尔斯,说他也是绝对值得信任的人。

她对查尔斯一开始的印象就是好奇,那是一个在野外时整天带着头盔,背上的大匣子不离身,腿上绑着皮包的奇怪家伙。

然后就是他做菜十分地合自己的胃口,每天的菜都不同样,据说他还收了两位徒弟。

他一开始就盯着自己的脸在看,后来又盯着自己的领口看,显得很不礼貌的样子。

只是现在回想起来,他是在看着自己手中的羽毛扇和脖子上挂着的项链。

在昨天晚上,她才知道查尔斯很强,上百个山贼一下子就消灭掉了。

早上的时候,她发现那个查尔斯原来还有着坏心眼,居然想把自己捆在马鞍上。

后来她和查尔斯同乘一匹马的时候,还担心查尔斯会借机对自己动手动脚,但事实证明自己的担心是白费的。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只有虫子的叫声和篝火燃烧时发出的声音传到帐篷里面。

而查尔斯的影子正好印在了帐篷上。

睡不着的索菲亚钻出了帐篷,来到了查尔斯的身后,她发现查尔斯正在那着那条项链在看,那把羽毛扇正放在他的膝盖上。

索菲亚坐在查尔斯的身边,然后问道:“你很喜欢这条项链吗?”

查尔斯点了点头,然后轻声说道:“这是我母亲的项链。”

接着他拿起了那羽毛扇,说道:“我八岁生日宴会的时候,我的母亲就是拿着它。”

索菲亚疑惑地问道:“你是怎么认出这把扇子的?”

“这样的扇子精灵那里有很多啊。”

查尔斯指着扇子柄上防滑的雕刻图案说道:“这些图案是我母亲自己设计的,是我父亲亲自雕刻的。”

接着他问索菲亚:“这两样是从哪来的?”

索菲亚回答道:“都是我的叔叔送给我的。”

查尔斯眼睛眯了眯,说道:“看来有必要找你的叔叔好好谈谈了。”

按理说这两样东西在那场灾难中被烧毁了才对,特别是那羽毛扇,但是它们却出现在了南方,这样一来问题就大了。

羽毛扇还好说,他母亲都是让女仆拿去穿衣间里放着的,万一有谁起了歪心思恰好在那个时间窗口里偷走也说得过去。

而那条项链的问题就大了,历代麦加登夫人才能戴的传家宝,当年的精灵王老查尔斯亲手做的送给叶卡捷琳娜女皇成年礼,女皇祖宗把他留给了儿子约瑟夫。

如果查尔斯家里没出事,那么他的母亲将会在查尔斯结婚那天把这条项链交给查尔斯的妻子。

这项链一直锁在查尔斯父母房间里的保险柜里面,查尔斯可以确定他八岁生日那天母亲并没有戴那条项链。

当初伊丽莎白发现那保险柜和里面的东西都被烧毁了,所以以为它也被毁掉了。

这样一来,就说明在此之前有人对查尔斯他们家下过手。

更有可能,艾伦只是一场阴谋中的一粒棋子而已。

查尔斯叹了口气,精灵王庭和留里克王国有大批的专业侦探,接下来的事情就由他们去侦查了,他觉得这是暗中的敌人的一个破绽。

然后查尔斯问索菲亚:“怎么还不睡觉?睡不着吗?”

索菲亚点了点头,脸上尽是忧愁。

查尔斯下意识地伸出爪子轻抚着索菲亚的脑袋,说道:“不用担心,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就能到家了。”

说完之后他才想起身边这位是索菲亚公主,不是莫德蕾德。

结果索菲亚不但没有生气,而是轻轻地依靠在查尔斯的身上,然后低声说道:“谢谢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我们还要走很远的路,明天是回不去的。”

查尔斯笑着对她说道:“路远没关系,我们从天上飞回去。”

“谢谢!”索菲亚转过身来抓住了查尔斯的爪子。

这时索菲亚低声呢喃道:“如果你是……”

话没说完,她就挨着查尔斯睡着了,两行泪水滑落在脸庞上。

或许是查尔斯在身边让她安心的缘故,使得她心中紧绷的弦彻底松开了。

查尔斯心中苦笑,这算什么事啊,“吊桥效应”吗?

而索菲亚即便回去了用处也不大,若果她爹搞定了国内的贵族,王位早晚是她的,如果她叔搞定了国内的贵族,她回去也无济于事。

查尔斯摇了摇头,然后把熟睡了的小公主给抱进了帐篷里面。

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洞口。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